上网聊天,本来是李先生下班后打发时间的消遣方式。但此刻的他,却因为女网友刚刚发来的一个视频文件而手足无措、六神无主。画面中,那个赤裸着的男子不是别人,正是自己。那么对方是如何获得李先生的这段私密视频的呢? 原来就在几个小时前,闲来无事的李先生在网上聊天寻找刺激,让他没有想到的是,竟然碰上了一个大胆的女网友。

从聊天软件的资料中显示,李先生的网友是一个年轻漂亮的姑娘。这让感情生活一直处于空白状态的李先生十分心动。

聊天中,对方十分主动,也似乎对李先生的生活很感兴趣。于是两人很快就熟络起来。

随着两人交谈的话语越来越密切,双方聊天的气氛开始急速升温,说的话也越来越大胆。不一会,网络对面的女孩竟然向李先生发来了视频聊天的邀请。

这样的事以前只是听说过,现在居然让自己遇上了。李先生虽然也有些警惕性,但强烈的好奇心却驱使他一步步迈入陷阱。

看来网络对面的女孩都毫不在乎,自己这个大男人有什么好怕的。只要不露脸,自己也不会有什么损失。于是李先生不假思索地就同意了对方的要求。不过这时,对方却向李先生提出,要想视频聊天,得先帮自己一个小忙。

对方告诉李先生,自己在这个手机软件上做直播,很希望他能经常来自己的直播间支持自己。一边说着,一边向李先生发来了这款软件的安装包。

反复多次尝试之后,却还是无法安装软件。十分迫切想和对方视频聊天的李先生,这时有些不耐烦了。可手机对面的女网友似乎表现得十分坚定,告诉他,想要视频聊天,就必须要把这个“直播软件”安装成功。

李先生回忆,在他安装这个所谓的“直播软件”的时候,对方一直在热情地和他聊天。而他自己虽然也感觉有点不太对劲,但在对方的催促下,他完全忽视了,之后他迅速同意了这款软件读取手机通讯录的协议。并且在成功安装完这个软件之后,立刻拨通了对方的视频聊天。

的刺激让李先生把背后的风险完全忽视了。而接下来事态的发展,让他始料未及一份视频文件让他无法脱身。

就在李先生还在为视频中断感到奇怪的时候,网络对面的女孩发过来了一份视频文件。打开一看正是自己刚刚脱掉衣物的一幕。接着,对方立刻拨打过来了语音电话。

明明刚刚还是一个女孩在跟自己聊天,怎么此刻突然变成了男人的声音。李先生一下子慌了神。

对方要求李先生和他们开启手机共享功能,让他们能够实时监控到李先生的行为,防止报案。并指示他一步步以各种支付方式继续向他们转账汇款。

三个小时内,李先生连续遭到三十多次勒索,并陆陆续续向对方转账了七万多元人民币。不仅花光了自己所有的存款,还借了几万元的网络贷款。

此时的李先生感觉自己仿佛掉进了无底洞。在一番挣扎后,他终于鼓起勇气向公安机关报了案。警方判断,这属于敲诈勒索的案件。

李先生的报案,引起了办案民警的高度重视。因为在此之前,警方已经陆续接到多起相同的报案,而当事人叙述被敲诈勒索的过程都如出一辙。

警方判断,这起案件一定是团伙作案。为了彻底摸清这起案件的详情,深圳警方立即成立了由多警种组成的专案组展开侦查。

深圳市公安局罗湖分局刑警大队二中队副中队长 宋再程:你钱被骗走了,最终你的钱是要流到嫌疑人手中去的,我们对资金链进行一个追踪,对沿途为犯罪嫌疑人处理赃款的各个环节予以研判。

在办案民警的不懈努力下,警方终于发现了这伙人的踪迹,团伙主犯梁某经常活动的范围位于浙江某地。于是警方立即派出侦查小组进行深入调查。他们很快就摸清了这个团伙的人员情况、成员架构和活动规律。

深圳市公安局扫黑攻坚队情报大队副大队长 蔡俊宇:现在这种犯罪,涉及到案件被害人在深圳。但是实施这个犯罪、各个链条人分布全国各地。这一次的系列行动,我们是针对这个犯罪链条里面四个类似的角色进行打击的。第一个就是在境外从事敲诈,返回了境内的嫌疑人;第二类就是在境内为境外这些这个团伙转移资金的嫌疑人;第三类就是为境外团伙提供做APP、做服务器、做技术支撑的嫌疑人;第四类就是为团伙提供“粉号”、、提供黑灰产这个团伙,我们针对这四个环节进行了一个规模性收网行动。

经过连续两周的摸排,2020年11月,深圳警方奔赴全国16个省份,对这个犯罪团伙实施抓捕,展开全链条打击。

深圳市公安局扫黑攻坚队情报大队副大队长 蔡俊宇:组织了300个警力,奔赴16个省,21个地市,对这四个环节的嫌疑人实行一个同时收网。

抓捕嫌疑人后,警方发现,遭遇到这一团伙敲诈勒索的被害人多达上百人,遍布全国各地。这一犯罪团伙在一年时间里非法敲诈的金额高达五百多万元。而团伙中一个女性嫌疑人都没有,那些在网上跟被害人聊得火热的所谓“女网友”,都是男性冒充的。

深圳市公安局扫黑攻坚队情报大队副大队长 蔡俊宇:80%的犯罪团伙使用预先录好的视频,因为对端的被害人看到这个视频,他会放给你看,他们可以以各种理由说,我不方便、哥哥我在宿舍、旁边有人,或者说在什么地方以及各种理由,我不会说话,反正你就这样就行了。

原来,在网上和李先生视频聊天的女子是一个连犯罪嫌疑人都不认识的陌生人,嫌疑人从网上非法购买此类视频之后,偷梁换柱,在视频聊天中,播放给被害人。

警方发现,整个犯罪团伙组织严密、分工明确。他们在嫌疑人使用的电脑中发现了大量公民的个人身份信息。犯罪嫌疑人交代,获取公民信息正是整个犯罪流程的第一步。而犯罪团伙获取个人信息的手段在警方看来却并不复杂。

深圳市公安局扫黑攻坚队情报大队副大队长 蔡俊宇:现在他们叫“吸粉”,什么意思呢?就是团伙里面专门有一部分人,通过各种社交媒体,发一些美女的照片,或者比较吸引人的视频,会引这些好奇的人加这些微信。加完以后,通过这些,他们这种叫“引流”,“吸粉引流”。吸了这些人以后,这些微信号会专门用来加很多人,这种人加完以后,会拉到他们团伙里面的,他们叫敲诈群,就是敲诈核心的团伙里面,他们会把你拉到这个群,这个群会有另外的人加你作为好友,一般这是什么交友群、什么车友群,跟被害人聊的时候,他会冒充女性。

在通过各种手段获得被害人信息后,团伙中专门负责的犯罪嫌疑人就会从中挑选作案目标,实施精准犯罪。

深圳市公安局罗湖分局刑警大队二中队副中队长 宋再程:有专门的键盘手跟他聊天,键盘手在电脑后面就操作跟他聊天。

在这个环节,负责聊天的犯罪嫌疑人首先用话术拉近双方关系,然后用比较开放的话题引诱被害人。更关键的是,当聊天进行到一定程度的时候,要放出提前准备好的视频,一步步引诱被害人上钩。

深圳市公安局罗湖分局刑警大队二中队副中队长 宋再程:过程中将那个受害人的那个的细节录下来。

深圳市公安局扫黑攻坚队情报大队副大队长 蔡俊宇:完了以后会移交到敲诈组,敲诈组不会很直接,一开始他会说你怎么跟我妹妹做这种事情呢?我要告发你。这种目的其实就是让被害人不敢报案,因为是丑事,被害人难以启齿,所以他就利用被害人这种心理。

警方介绍,犯罪嫌疑人之所以能够成功实施敲诈勒索,最重要的环节就在于,让被害人下载安装他们一早就已经植入木马的手机软件。

深圳市公安局扫黑攻坚队情报大队副大队长 蔡俊宇:同时会获取你的通话记录,因为你的手机的通话记录他也照样会读取,也有一些木马厉害一点的,还会读取你实际的地理位置。

充分利用被害人的心理,很多人根本就没时间仔细验证这个手机软件是否合法安全,就糊里糊涂地安装了木马软件。

深圳市公安局扫黑攻坚队情报大队副大队长 蔡俊宇:读取以后,犯罪分子用来威胁被害人。就是说之前已经获取了有你带你人头的视频,你的视频,你如果不给钱,我就把这些视频发到你通讯录的谁谁谁,你不信吗?他就会复制粘贴,把他的通讯录发给被害人,被害人一看,这都是,那就肯定乖乖地给钱了。

如此反复一般三四个回合之后,当他们确认,被害人着实无力再向他们继续转账时,才会罢手。

深圳市公安局罗湖分局刑警大队二中队副中队长 宋再程:付钱不是一次性的,由少到多,逐步逐步的让受害人的损失达到最大,因为他们害怕一次性要钱太多,不给。

这个团伙从寻找聊天对象、诱使对方进行大尺度聊天、敲诈勒索等各个环节都进行了精心设计,让被害人有苦说不出。

深圳市公安局扫黑攻坚队情报大队副大队长 蔡俊宇:把这种团伙打掉以后,通过排查他们的银行流水,发现他们敲诈了很多被害人,我们返回来找被害人,很多被害人还不愿意承认。其实是利用被害人羞于去报案的心理所以才导致这种犯罪的高发。

警方介绍,此类犯罪团伙与电信网络诈骗的犯罪手法十分相似,并且往往和一些涉黑涉恶团伙的软暴力手段相结合。 警方提示,遇到此类情况,千万不要打钱转账,应第一时间向公安机关报案。